当前位置:首页 > 党群工作 > 详细信息

青春之歌——献给中铁二院“80后”青年员工们

点击量:14656   2010-06-04   【 】   【打印】   【关闭
序  曲
    当你第一次走进中铁二院的大门,当你仰望那面蓝色的旗帜,当你摊开亲手绘制的第一张蓝图,当一股成就感开始涌上你的心头……你的事业,在这里悄悄地拉开帷幕。
    来自五湖四海的一群年轻人,只因生于同一个年代,被贴上一个共同的标签,叫做“80后”。因为年轻,我们漂泊的行囊里装满无数美好的梦想;因为年轻,我们曾对勘察设计行业充满好奇的想象;因为年轻,我们相遇在中铁二院这个广阔的舞台;因为年轻,我们携手走在成长的大路上,高唱着无怨无悔的青春之歌。
第一乐章:时代进行曲
    我们成长在一个颇不平静的时代,我们正经历着一场由速度引发的革命。二十一世纪伊始,时代奏响了高亢激昂的进行曲。高速铁路的兴起让时空距离一再缩短,随之而来的是人们生活中日新月异的变迁。当“中国速度”翻开高铁建设的新乐章,作为中国铁路勘察设计龙头企业的中铁二院,正义不容辞地吹响新时代的建设号角,迈出开拓者铿锵有力的步伐。与此同时,2007年的改制挂牌,2008年的汶川地震,2009年的金融危机,2010年的基建高潮……接连的重重压力都赋予中铁二院更加崇高的历史使命,一切都在催化年轻工程师们的急速成长。
    来不及彷徨,来不及等待,“80后”们从踏进中铁二院的那天起,就时刻感受到整个企业里紧张忙碌的气息。在昂首阔步的行进队伍中,年轻的工程师们起初只充当着最普通的角色,在前辈的指引下步步紧跟,偶尔发出一些突兀却又美妙的和声。然而终有一天,历史的车轮将无可避免地把“80后”推上时代的舞台,成为乐队的主角,而这一天的到来,已经不太遥远。
第二乐章:加班狂想曲
    对于“加班”,二院人已熟悉地自然而然。当“五加二”、“白加黑”的工作节奏成为常态,“朝八晚十”已是作息规律,甚至不少人成了连续通宵的“连通人”,何谓“加班”呢?无论是万家灯火的节日,还是万籁寂静的深夜,只要任务在身,二院人就必须坚守岗位持续奋战,“加班”已是最正常的“班”。从自由快乐的大学生活过渡到如此高强度的工作状态,对许多“80后”来说,这急剧蜕变的过程,犹如一段风格奇幻而又节奏明快的狂想曲。
    土建二院站场所的陈嘉回忆起三年前刚到中铁二院的时候,一开始还觉得加班是件新鲜有趣的事,“今天我加班,这是多么充实的生活啊!”然而渐渐地,日复一日的加班让人疲惫而烦躁,再加上刚参加工作时对设计流程不甚熟悉,在参与贵阳南站设计的时候,陈嘉居然花了一个月时间做断面,这让他倍感受挫。“好在同事们都很协作,对新员工不懂的问题,设计负责人都会详细解答,而且经常陪我们加班到深夜,还自己掏钱为大家买夜宵。”这样的团队让陈嘉逐渐习惯了每天的加班生活,一年之后,他也当上了设计负责人,参与了多个重大项目。对于这段工作经历,陈嘉总结出的规律是“半年一个坎儿”,从新鲜到枯燥,从消极到适应,从急进到淡定。在跌宕起伏的狂想曲中,当“80后”们习惯了加班的时候,他们便完全融入了二院的生活。
    在中铁二院生产任务异常繁重的近几年里,尽管大家都说“对加班已经没了感觉,麻木了”、“不加班会感到心虚,周末即使没事也要到单位转转”云云,但有时候为了突击任务持续通宵达旦地加班加点,还是让这些年轻人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尤其是女生。
    2008年5.12地震后,中铁二院临危受命承担起多项灾后重建的紧急任务,其中成灌线这条通往重灾区都江堰的铁路,是四川灾后重建首个铁路重点工程。工期紧迫、余震频繁、地质条件复杂、相关资料不全……面对这重重困难,中铁二院还必须在不足四个月的时间内完成勘测、钻探、设计等一系列工作,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硬战!交规院运输所的任冲是该线的行车设计负责人,回想做成灌线预可研的那一个多月,任冲感慨万千:“集中办公的时候,大家每天都加班到凌晨两点,我感觉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着的,很忙很累。我已经完全没有私人时间,有一次好不容易出去和朋友聚餐,吃到一半就接到电话被叫回办公室。” 原本活泼开朗的任冲被这样夜以继日的工作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了,终于有一天,正当她准备给刘华副院长汇报方案的时候,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失声哭了出来……“那时压力太大了,精神快崩溃了,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刘院长像母亲一样安慰我,和我聊天,鼓励着我的斗志。”领导的理解和关怀让任冲心头一热,拭干眼泪,调整好心态,这位年轻的专业设计负责人又回到了她那图纸成堆的办公桌前。
    电化院女工程师智慧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尽管站后专业的工作相对轻松一些,而且单位对女员工也比较照顾,但是突击投标任务时,连续通宵加班四、五天也是常有的事。智慧说:“有一次我们加班到凌晨两点多,领导于心不忍,让我先回家休息,那天正好我老公出差了,我一个人走在黑漆漆、空荡荡的路上,心里真是又害怕又委屈。”
    尽管如此,智慧还是发自内心地热爱自己的专业,热爱这份事业,硕士毕业的她对科研工作有着浓厚的兴趣。“做项目其实是一个不断学习、反复论证的过程。很庆幸我们这代人赶上了一个好机遇,能够在这么多的生产项目中积累更多的经验。我希望将来的某一天,当哪条线路上突发状况时,我也能像专家那样在现场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及时解决问题。”这位“80后”女工程师自信地微笑着,言语间满是她朴实而崇高的理想。
    时势造英雄,加班出将才。许许多多的年轻员工正是怀揣着各自的理想,在他们平凡的岗位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默默耕耘。因为加班,他们的工作时间被拉长了两倍甚至更多,因为加班,他们对企业倾注了更深的感情,因为加班,“80后”们得以在短短的几年内迅速成长,年轻的工程师、高级工程师、设计负责人、项目副总体和总体由此诞生,中铁二院新生的人才队伍正朝气蓬勃地走向未来。
第三乐章:情感咏叹调
    如果说在中铁二院还有什么比加班更辛苦的事情,那就是出差,长期的外业工作。尤其对地勘、测绘等专业的技术人员来说,由于大部分的工作都在工地上,他们每年待在成都总部的时间往往不到三分之一。据统计,2009年测绘分院75%的员工出差天数达300日,其中8位职工出差天数甚至达340天以上。这样的工作对“80后”的年轻人意味着什么呢?客舍似家,荒野为伴,正值青春年华的他们却过着单调清苦的生活;常年在外,离家别亲,他们只能把对家人的思念深埋心底;时光易逝,聚少离多,不少人因此错过了最美的爱情。
    在背负着情感愧疚的同时,野外工作的恶劣环境也是对这帮年轻人身心的巨大考验。“上山到顶,下沟到底”是地勘工作的准则,地质专业的索朗早在实习阶段就深刻领悟到这一点。2004年3月,索朗参与了彭武高速的勘察工作。在彭水县勘探时,一条小溪沟挡住了工作人员的去路。正当索朗踯躅不前时,队里67岁的老师傅二话不说就脱下外裤,把勘探仪器高举过头,面不改色地淌水走了过去。索朗承认当时自己有些震惊,但也不得不和大家一起跨入那冰冷刺骨的溪水。实习的这第一课真是刻骨铭心,索朗对未来的工作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实际上地质工作的艰苦程度仍然超乎他的意料。当年7月份索朗正式签约二院,签约后的第二天他就被派往襄渝线出差了,这一去就是一年,自己在成都租的房子基本上就没住过。
    中铁二院承担的很多线路处于地势险要、气候无常的西南山区,高原缺氧、昼夜温差大、空气潮湿、交通不便、野兽蛇虫不时出没……山体滑坡、崩坍、泥石流等地质灾害也时常发生。远离流光溢彩的城市生活,没有丰盛的饭菜,没有亲友的欢聚,没有网络游戏,有时连通讯信号都没有,年轻的勘测人员承受着身体的煎熬,也体味着内心的孤独。索朗说,由于常年在野外工作,他的很多同事患上了关节炎、急性高血压等毛病,而他自己也曾因和女朋友相聚和沟通的时间太少,最终痛心地结束了那段持续了将近三年的恋情。
    李涛是精密工程测量大队的技术人员,当他轻描淡写地谈起外业工作的经历时,他的乐观、坚强和豁达着实令人折服。2009年10月1日,正是举国欢庆建国60周年华诞之时,李涛和同事们却在成兰铁路沿线的无人区里进行着紧张的测量工作。越野车早已无路可走,他们每个人都背着数十斤重的仪器徒步进山,忍受着夜晚零下十几度的严寒,吃着永远煮不熟的泡面……李涛他们在那渺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连续作战四天,度过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国庆节。
   工作三年,李涛对外业的种种艰苦都已经习以为常了。李涛说,他们测量时每人负责一个工点,完成工作后由一辆车到各个点接他们,有时候车子故障或者交通堵塞,他就必须在原地呆呆等候,有一次他一个人在雪地里苦等了近两个小时,回去之后双脚一点感觉都没有了。狭窄的山路只有拖拉机过得去,遇上突降暴雨,道路泥泞不堪,他们还得下车推拖拉机,碰上车灯坏了,他们就用手电筒给拖拉机照路,不时看到野猪从不远处穿梭而过,惊险不已。在这样的条件下,“80后”们相互勉励,苦中作乐,结下了兄弟般的情谊。在李涛看来,外业生活无比充实,同事之间团结互助的气氛让人很舒服,测量技术工作也越做越有意思了。而提起工作是否影响家庭生活时,李涛只是无奈地笑笑:“选择我们这一行的人当对象,就必须有一定的思想准备,我老婆很支持我的工作,而且她也很独立、很能干,我们家新房子的装修工作都是她一手操办的。”
    这是一曲饱含寂寞和辛酸的咏叹调,却也是一曲乐观向上的青春赞歌。在中铁二院,如果你细心观察便很容易分辨出这群长期在野外工作的年轻人,他们衣着朴实无华,他们的皮肤黝黑透亮,他们性格乐观坚强,他们体检的结果能达到运动员的标准,他们之间有着极其深厚的兄弟情结,他们即使回到办公室也经常哼着铿锵豪迈的勘测大队之歌……
第四乐章:成长交响诗
    从默默无闻到崭露头角,从饱受非议到普遍称赞,今天的“80后”已经不再是个夹杂着各种贬义的名词。曾经被定义为“叛逆、脆弱、自私、没责任心”的“80后”,在无数个困境和灾难面前挺起了脊梁,他们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绝不是“垮掉的一代”,他们的成长中烙下了国家二十多年沧桑巨变的时代印记。在中铁二院庞大的“80后”群体中,有些已开始组建自己的家庭,有些刚刚为人父母,有些常年在荒郊野外进行着艰苦的勘测,有些远赴大洋彼岸开拓企业新的发展天地,有些在平凡的岗位上踏踏实实地做着最基础的工作,有些迅速成长为年富力强的新生领导……这些“80后”的故事,汇成了一支扣人心弦的关于成长的交响诗。
成长,带着童年的梦想起航
    生于“80后”的孩子,是沐浴着改革开放春风成长的一代,也是见证改革开放发展变迁的一代,那段催人奋进的岁月赋予了人们多少纯真的梦想,孩提时的我们用稚嫩的笔画写下:“建设家乡,报效祖国”……童年的天空很蓝,童年的梦想很真切。二十多年过去,当“80后”终于有足够的能力实现曾经许下的豪言壮语时,那是怎样的自豪和满足。余浪是土建一院桥梁专业工程师,从小在南车集团子弟学校成长起来的他,自称有着很深的铁路渊源。工作四年后的今天,他最大的骄傲不是曾经取得“桥面系杆钢锚箱”实用新型专利,也不是他的郁江特大桥QC成果获得铁道部优秀奖,却是他在自己家乡主持设计的株洲新华路立交桥,即使那只是一座很普通的桥梁,在技术上并无特别之处。“那座桥就在我们市中心,我妈逢人就讲,这是我儿子设计的。”余浪说着,忍不住笑起来,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成长,为了让更多人更好地成长
    如今,刚刚步入而立之年的余浪愈显沉着、稳重,他深知,从事土木工程专业是需要积淀的。现在他在与比他更年轻的“80后”同事沟通时,竟也常因“代沟”发生争吵和冲突,但只要一想到几年前老同志如何耐心地带自己做设计的情形,他便坦然了,毕竟每个人都有过年轻气盛的年纪,成长就是一代代人互补互助、前赴后继的过程。心平气和地与小“80后”们共事之后,余浪很快发现“很多小年轻干起活来也是一把好手,他们接受新事物的速度很快,对新软件的操作能力更强,加起班来也更狠!”
    在中铁二院,老员工对新员工的“传帮带”是一种传统,有人却在这方面花费了不少心思。在土建二院线路所,大家都口耳相传有一本“入门秘籍”叫做《常用资料汇总与技术总结》,它的主人是一位“80后”工程师——苟智平。从本科毕业就曾到中铁二院实习,硕士毕业后又签约二院,苟智平对这个企业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然而刚工作的时候,苟智平也曾度过一段苦闷期,反反复复地打图、方案审查经常碰壁、每天加班加点连做梦都在画图……苟智平说,这一切大多是因为缺乏经验、不清楚工作步骤所致,因此走了很多弯路。细心的他在每次碰壁和返工之后都会认真总结,并条条款款地记录下来,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本名目齐全的《常用资料汇总与技术总结》。起初,苟智平只是为了自己工作上的方便,而当他自己也开始带新员工的时候,才发现这本册子不仅对新员工有很大帮助,也大大节省了自己重复为别人解说的时间。现在来到土建二院线路所的新员工们是幸运的,有了这本实实在在的教材,小到设计流程的每一步注意事项,大到工程技术难题的归纳总结,新员工们碰到的各种问题几乎都可以在这本“秘籍”里找到答案。
成长,一种追求事业的自觉
    卓建成是土建三院目前最年轻的项目总体之一,对于总体工作中面临的种种困难和压力,卓建成提及最多的是“责任”。2008年底,他在漯阜线增建二线项目初步设计中担任副总体。由于该项目可研阶段的成果不完善,初设的同时还要开展可研方案的研究,再加上工期紧、缺经验,线路方案系统研究及协调工作量非常大。接手项目不久,单位组织员工到哈尔滨开展团队建设活动,卓建成毅然放弃了这次集体活动的机会,只身前往河南项城,对可研修编拟开放定测线路方案做了大量的优化工作。转眼到了2009年春节,他又利用假期时间连续奋战,终于如期上交了设计文件。来不及多做喘息,交完文件的他马上又奔赴广大线做定测去了……
    2009年7、8月间,每天早晨有辆三轮车来到中铁二院总部大楼门前,在保安的特许下驶入院内,从三轮车上走下一位拄着双拐的小伙子,缓缓地朝他办公室蹦跶而去……午饭、晚饭都是同事帮他带到办公室的,晚上加完班已经十点多,找不到三轮车的他只能拄着拐气喘吁吁地走到院门口打车回家。这位伤员就是来自土建二院桥梁所的于凯。彼时正是成绵乐铁路施工图设计最为繁重的时候,担任成绵乐青年突击队队长的他,在一次篮球比赛中受伤之后,没有请过一天病假,就继续投入紧张的工作。与此同时,他还身兼贵广线工点设计、武广咨询专业负责人等多项任务。在那一个多月里,于凯拄着双拐往返于各个办公室,汇报工作、沟通设计方案、协调外协人员……他那来回蹦跶的倔强身影成了中铁二院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半年多后,在刚刚颁发的“中铁二院2009年度十佳青年突击队”名单里,“土建二院桥梁所成绵乐青年突击队”位列其中。
    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多少员工抱病坚持工作毫无怨言,多少恋人长期出差忍受着相思之苦,多少年轻夫妇只能把嗷嗷待哺的小孩交给年迈的双亲,多少二院双职工把单位当成他们自己的家,家里却成了他们睡觉的“宾馆”,厨房一直都是“无烟厨房”……如果说,工作是一项迫于生计的劳动,那么事业则是一种人生价值的体现。有工作的人是辛苦的,有事业的人却是幸福的。当“80后”们在辛苦的工作中渐渐体悟到事业的幸福时,他们那忘我的工作状态和追求事业的自觉令人由衷地佩服和感动。
成长,要感谢折磨你的人
    “成长,要感谢折磨你的人。”从西南交大博士毕业的岳辉如是说。参加工作仅仅三年的他,如今已是交规院城规所的副所长,可见这三年的历练,对岳辉而言应是充满挑战和磨练的。刚到中铁二院的时候,岳辉最怕别人称呼自己“岳博士”,因为从物流工程专业毕业的他,实际上对铁路交通领域不甚熟悉,而人们对高学历的仰视更增添了他的压力。为此,岳辉一边参与单位的研究课题,一边自学本科交通课程,并很快介入到设计项目的实际工作中。
    然而最具挑战意义的,还是他对中铁二院物流专业所做的开拓性工作。在近乎残酷的市场竞争中,每一寸新领域的开辟都需要创业者付出足够的激情、勇气、智谋和努力。从出访日本考察物流情况,到承担第一个物流园区规划项目,再到交规院“城市规划与物流工程所”的筹备成立,岳辉坦言,他的个人成长是与中铁二院物流专业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的。2008年9月,在没有任何成熟经验可供借鉴的情况下,岳辉接手了新津物流园区规划项目常务副总体的工作。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研究工程可实施性,组织协调各方工作,连续三四个通宵突击方案,大大小小汇报十余次……岳辉和总体组成员可谓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这是一次勇敢的尝试,也是一个漂亮的开始。方案审批通过时,新津县政府、物流办、规划局一致对中铁二院的工作给予高度评价,成都市交委副主任陈仲维不禁赞叹:“二院的物流以后大有可为!”
    万事开头难,时至今日,城规所在中铁二院仍处于起步阶段。一年多来,在人员紧缺、技术不成熟的情况下,岳辉他们从零开始,找项目,做项目,并通过充分调研和自我分析,提出了“特色规划、品牌服务”的发展战略。面对未来,岳辉踌躇满志,他们的目标是要“走出中铁二院的特色规划之路”。
成长,是爱国情怀的升华
    经历过企业重组改制的洗礼,承受过金融危机和国家基建的压力,创造过生产业绩连续八年突破新高的辉煌,中铁二院走到了一个寻求跨越式发展的历史节点。建设“国内一流,国际知名”国际型工程公司的口号已经打响,一批批“80后”员工毅然向海外“走出去”。
    那是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广阔市场,也是一片遍布坎坷和磨难的陌生土地。交通院的侯郝伟早在2006年就开始介入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项目,在非洲的两年里,他们遭遇的不仅是生活环境的不适、语言交流的困难、不被当地人接受的尴尬,更有着关乎企业乃至国家荣誉的巨大压力,个中辛酸不一而足。侯郝伟从高中时期就留学海外,从多伦多大学毕业的他放弃了定居国外的机会,转向中铁二院这个“大而全的国有企业”,因为他说:“出国之后才真正感受到一股爱国热情,迫切地想回到祖国需要我的地方去。”利用自身的海外教育背景和语言优势,侯郝伟在专业技术工作之外,还要承担起大量技术报告的翻译,以及与外籍人员沟通协调的任务。经过数年历练,侯郝伟对中铁二院的海外开拓之路充满信心:“很多项目其实只有我们中国企业能够做成,这是体制优势,在当前这个关键时期,我们一定要抢抓机遇。”
    2009年7月,中铁二院协助中国中铁股份公司与IFE签订了委内瑞拉北部平原铁路Tinaco~Anaco段EPC合同。这是迄今为止委内瑞拉在非石油领域签署的金额最高的一项合同,也是中国企业在国际建筑市场签订的世界上最大的铁路建设总承包合同,这是一次历史性的突破,它为中铁二院立足委内瑞拉、拓展南美市场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与此同时,近年来中铁二院还陆续在尼日利亚、加蓬、阿尔及利亚、伊朗、委内瑞拉、印度、刚果、毛里塔尼亚、格鲁吉亚等近20个国家从事铁路、公路、地铁勘察设计或开展前期项目研究,海外市场逐渐成长为国内市场的重要补充。
    对中铁二院的“80后”来说,一个富于激情与挑战的时代已经来临,一个缤纷多彩而又风云诡谲的全球市场就在前方。“80后”的我们,都曾经历过一段段年少轻狂的往事、一些些不为人知的落寞、一阵阵艰难蜕变的疼痛、一次次铭心刻骨的心灵撞击……而后,我们终于在理想与现实的抗衡中越来越深刻地懂得了成长的含义——成长,是生命中最坚韧的一股力量。现在,这股力量将让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勇气,站在中铁二院强有力的肩膀上拥抱整个世界!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标识 | 版权声明 | 法律声明 | 投诉咨询 | RSS订阅 | 常见问题 | 网上调查 | ssvpn入口

蜀ICP备12026812号  中国中铁二院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铁二院信息技术中心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通锦路3号         邮编:610031      电话:86-28-87668866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